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的新闻 >深沉与思索是武侠的

深沉与思索是武侠的

2020-07-21   分类: 全面的新闻   参与: 258人  作者:

深沉与思索是武侠的

  武侠小说作为类型小说的一种,尤其在台湾,在相当久远三、四十年以前的黄金年代,它通常意味着热度畅销的流行大众通俗文学,也就是说,它是不被正统文学系统认证的,乃是一种俗世、无深奥感可能的非文学小说的小说。
  一直以来,包含武侠在内的诸多类型文学总是面临着严肃文学方面的歧视(从敌对式的歧视到不自觉的歧视在在都有,乃至现今有一群套用类型公式书写但实则打从心底还是没有瞧得起过类型小说仅只是认为这样有助于使没人阅读的文学小说能够多卖一点甚或暗自进行嘲讽的人也或都在歧视行列里),尤其是武侠的盛行大卖,更是文学的公敌一样,有段时期,武侠还真被当成一回事,无论是在书市的大道我独行,或者是饱受所谓文坛人士群起而攻提出批评(大抵就是武侠不入流只是谄媚讨好使读者舒适阅读的面向),都在在证明武侠深入群众生活的庞然姿态。然而啊,那着实是太过遥远的往昔了,再也不复还的了。
  而今,却还有人认为武侠是草莽的,江湖的,应该得回到跟大众站在同一边的立场,不应该自满于走入庙堂。但我得说,就连这个温瑞安最爱述说的讲法(他当时是站在为武侠正名、企图证明武侠也值得真正地去阅读与评论的立场,所以才说了什幺《水浒传》、《三国演义》种种都是野的都是从通俗地抢进经典位置等等的,但其实细想,不难发现,这仅仅是一种藉由过去经验来反向踩在还未到来的未来所说出的预想式言论,要验证,那得等到百年甚至更久以后了,实在是只有天晓得的论断)也早已陈旧得万分可笑了。
  现在已经不是彼时武侠当红火烫之际那个没有什幺娱乐介面的年代。此时此刻,连高声指责武侠不正当不认真的庙堂亦早就瓦解了,甚至可以说现在所谓庙堂基本上来说只是个少数相信文学权位甚于相信文学的人还在认真看待的小群体笑话(什幺话语权、主流声音都只是表面上说说实际作用力近乎零)。当代麻烦的地方就在于根本到处都是江湖,而且是愈来愈小愈来愈媚俗(再直接点说,媚俗这个词语也已经不够俗不够蛮不够贴近如今现况极端发达的嬉戏质地),连江湖与野都拆解掉,只有更快速流动的综艺化、娱乐性正全面畅通。
  武侠面临的基本情况一如当年万人空巷的黄梅调一样,不是武侠不够大众化、不想走进江湖里,而是大众就是不要武侠了(也不要江湖了,是啊,江湖来到这会儿都显得太沉重太认真以对了),像变心的情人一样的决绝断然离去(哪里还需要什幺情人看刀啊,最残酷的分开,是漠然的、眼中完全连情人的样貌都已看不见)。要娱乐的话,他们多的是替代方案,武侠的娱乐性那还只是娱乐才刚刚演化时的婴儿期偶然的小光小亮小情小性罢了。
  而被视为复兴了武侠小说的黄易在武侠的成就一般来说,都被归功于带起新一代阅读(追读)武侠风潮,也就是讨论的一直是他的市场性(他如何将武侠从大众阅读的角落边缘地带捞回来像是日本那些改造商家样貌与手艺的抢救型综艺节目),常见的都还只聚焦于他的大规模战争描写、电玩游戏式的练功砍怪破关、各种玄异离奇的设定与幻想等等。但黄易小说的价值还是过度被错估了,他放置在武侠里的色情学、宇宙学与诗意盎然皆鲜少被提及。
  在我看来,真正的武侠复兴运动,应该是正视武侠本身的价值,这个价值是非市场的,亦即,只考虑武侠究竟有何文学价值,而不是再考虑它的经济价值。武侠必须从旧有既有现有的武侠小说里解放。武侠必须直接进化为武侠价值,成为一种系统价值的论定,一如文学价值、教育价值、经济价值等等。武侠得朝深沉的武侠与思索的武侠进击,才有我以为的最后活路与生机。
  黄易的玄幻武侠定位也必须从这个武侠价值上去说去想,在这六篇文字里,我便从诗意场景、情慾的隐喻、心灵的勾引术、神奇与宇宙学的填入等方向,试着去还原黄易对武侠真正的贡献与完成。
  法国小说家玛格丽特.莒哈丝/Marguerite Duras是这幺当头棒喝的:「……书被编造、被组织、被规範,变得规规矩矩。这是作家经常对自己使用的校定机制。于是作家成了自身的警察。目的是为了寻找良好的形式,也就是最通常、最清楚、最无害的形式。甚至还有几代死气沉沉的人,写一些绑手绑脚的书,……但书里没有任何进展,没有黑暗。没有沉默。换句话说,没有真正的作者。是大白天看的书,解闷的书,旅行的书。但不是嵌入思想、为生命,我们经常悬念着的一切生命鸣放出黑色哀歌的书。」
  稍微讲得严厉一点,黄易到《覆雨翻云》时完成了一些没有绑手绑脚没有被此前武侠规限的新的超越型武侠,但其后,他也基于种种无奈(大抵是市场法则的服膺与绑架)不得不臣服自己所发明出来的校定规格,于是乎写出了没有进展也没有黑暗并倾听体内沉默的小说,好像他隐隐然已失去了真正的「作」,只走在固定的安全套路。这就是武侠还想着要栖居于大众目光的悲惨宿命。但其实大可不必,大可他可以更英勇一点的去失败,去反对自身过往成就的大鸣大放出如同《覆雨翻云》一般的神奇诗意武侠。
  而我们这些后辈武侠人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正视黄易的武侠价值,庄重地理解他作品里的绝对精华,并且努力地去不把他当成障碍、不把他当一回事的深深刻刻地穿越过去。如此武侠或有一日终会成为最美妙的武侠价值吧。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皇冠澳门赌场bgm|传播健康知识|日常生活健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浦金澳门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汇丰国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