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的新闻 >《美国的反智传统》:对科技与进步的崇拜

《美国的反智传统》:对科技与进步的崇拜

2020-06-10   分类: 全面的新闻   参与: 550人  作者:

书名:《美国的反智传统:宗教、民主、商业与教育如何形塑美国人对知识的态度?》

《美国的反智传统》:对科技与进步的崇拜

如果我们将企业视为是美国反智的先锋,应该不是故意要夸大。当然,美国一向有一些富人、大企业家乐于赞助文化,对艺术与教育的贡献很大,因此针对上一句话很容易找到反证。我们所以强调企业内所存在的反智心态,并不是意指企业比社会中其它部门更反智或是缺乏文化,而只是因为企业乃是美国社会中力量最强大、势力最广的团体。这是因为两点:一方面是「实用性」本就是美式生活的最重要原则;二是商人比其它行业为美国的反智运动带来了最大的力道。哈定(WarrenG.Harding)在一九二○年时说:「美国基本上是一个商业国家。」他这句话也可被柯立芝(CalvinCoolidge)的名言佐证:「美国的事业就是做生意。」(“ThebusinessofAmericaisbusiness.”)至少在一九二九年之前,美国社会的主要焦点在于商业,因此我们的讨论才会聚焦在这方面。

美国商人反智颇为成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样做与传统民间的想法观念相符合。例如,商人对于高等教育的看法反映了一般人的看法。柯克兰(EdwardKirkland)说:「人们对教育体系的看法究竟如何,已可从他们的行动得知。他们停止让小孩上学,或是不让他们上大学。」左派的劳工运动领导人亨利.乔治(HenryGeorge)曾告诫他的儿子,既然大学教的东西不实用,日后必须从脑中除去,那还不如现在就直接去报社工作,以便早日跟实际社会接轨。而有一个企业大亨也跟小孩说同样的话。

在有关商业的文献中,我们常可见到对于「实用性」的强调,这也就透露出这个社会对于智识的害怕与对文化的厌恶很普遍。这种心态的成因是美国社会对于文明与个人信仰的两种流行态度。第一,大家轻视任何关于过去的事物;第二,在自立与奋斗追求个人成功的目标下,即使是宗教信仰也成为了「实用性」之下的工具之一。

我们首先来看看美国对于历史的态度,这受到了科技文化的影响很大。大家都说,美国这个国家没有历史,也就是没有各式文化遗迹、废墟等;在欧洲国家,祖先遗留的精神资产是伴随每个人成长的,它们所象徵的历史文化感即使连农人工人也都知晓。因此美国是一群企图逃避过去的人所建立的国家。它的人民都是决定抛弃过去迎向新世界新生活的人。

这些深深期待未来的人,有着广大的土地但是缺乏人力与技术。所以他们珍视技术知识与创新发明以便开发资源,享受未来富裕的生活。科技与技术,也就是掌握产业顺利发展的「诀窍」(know-how),才是美国人迫切需要的。历史感其实是不实际的虚幻东西,应该被超越或抛弃。因此美国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所出现的不重视历史心态,其实是其来有自可以被理解、甚至可以被称许的。所以美国并不是要建立起一个科技物质化的粗野文化,把一切历史丢进垃圾桶。美国的不重历史心态只是平等主义与共和主义下对于王权与贵族旧社会的反动与抗议,是普通人民寻找到的心理出路。它代表了反对迷信的理性抗议,以及对旧社会的消极与悲观的抗议。它代表了充满生机与创造力的心态。

但是这样的心态,即使其动机并非要反文化,其结果却是如此。它催生了将历史视为不过是混乱、腐败与剥削等现象的陈列馆,它催生了对任何不实际之思考的拒斥与对任何无助于进步之情怀的拒斥。这样的看法一定会导致一种心态,也就是生命的目的在于寻求生活的改善与进步。它也激发了一种自满的情怀,就是美国式生活才是合理的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在世界各地被蓄意地打击或是排斥。

很多美国人竟然认为快乐生活的秘诀在于专利商标局,一八四四年有一位应邀至耶鲁大学的演讲者对学生说,他们可以在专利局看到美国未来的希望:

哲学的时代过去了,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光辉的年代也不再,过去只留下了一些痛苦的回忆。但是效用的年代(ageofutility)要开始了,我们不需要太多想像力就可以知道它会长久支配人类历史,它会掀开大自然之谜而放出光芒。

《美国的反智传统》:对科技与进步的崇拜

当机器生产时代降临后,效用与传统的界线就更分明了。美国基本上是与效用站在一起,与发明进步、金钱与舒适站在一起。大家都知道机器生产时代会赶走守旧、落后不舒适与粗野,但是大家通常不知道它也会创造出不舒适与粗野,破坏传统、感情与美感。也许欧洲与美国在这方面的不同,在于欧洲一直有一个对抗工业文明的反抗传统。这个传统由不同的人所代表,如歌德与布莱克(WilliamBlake)、莫理斯(Morris)与卡莱尔(Carlyle)、雨果与夏都布里昂(Chateaubriand),罗斯金(Ruskin)与史考特(Scott)等人。这些人宣扬对于语言、地方风土、古典文物与自然风貌的热爱来对抗机器,他们代表了对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反抗传统,代表了对于工业文明后果的怀疑与人类在道德、美学上对它的反抗。

但我们并不是说美国都没有人如此作。美国的确有些人表达了对于无限崇拜进步之心态的反弹,然而这些人往往自觉是在主流之外的,孤立无援且他们的呼吁并无效果。霍桑在他的小说《大理石神》(TheMarbleFaun)的序言中表达了他的不满,他认为在美国写作是困难的事,因为这个国家「没有历史、神秘性,甚至没有晦暗的一面,只有繁荣与天光」。《白鲸记》作者梅尔维尔(HermanMelville)在小说《克拉瑞》(Clarel)中警告到:

人类就要被科学所欺凌摧残了。

所以他说科学与进步主义只是「在製造新的野蛮人」。亨利.亚当斯可能也一样会用犬儒心态与抽离的态度看待美国的情况,但是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有代表性。梭罗(HenryDavidThoreau)在《湖滨散记》(Walden)一书中表达了人类对于此种文明发展的抗议,见到了在铁路所象徵的工商业文明下,人类精神的逝去与生命的消融。他不受美国社会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与热情的影响,他反对这个社会持续地发展各种「现代化」的运动,追求扩张、科技与效用。在一八五三年梭罗写道:

这整个国家所从事的事业,例如扩张到奥勒冈与加州,甚至放眼到日本,不管是经由徒步或是铁路,其实都是西进而不是上进,而我对这些一点兴趣也没有。这不是某种思想的结果,也不是某种情怀的展现,其实根本不值得人们冒生命危险追求,甚至牺牲一副手套来说都不值得,还不如好好看份报纸还有意义。这种事业没有价值,只是一昧往西部迈进而已。他们儘管追求梦想吧,但我可不会参加的。

路易斯(TaylerLewis)是一位古典学家与东方研究的专家,也以类似的口吻表达对于美国社会的不满。他认为美国一向以个人主义自豪,但是在教育上着重追求效用却等于是一直灌输「平庸的一致」(mediocresameness)。「我们何时才能追寻真正的原创性?」他问道:「当我们的小孩一昧地被教导追求进步、鄙视过去的历史以及憧憬一个未知的将来时,他们的思考空间都被塞满了这些东西,哪有个体性可言呢?」同意此看法的人虽也发出了宏亮的声音,但是却是少数。钢铁大王卡内基曾说:「我们不要被无知的过去绑住,它并不是教导我们应作什幺,而是应避免什幺。」一位石油大王认为学生不应该「学习拉丁文这种已死的语言,学习希腊那些无稽的神话,以及人类过去一些野蛮的事蹟」。美国第二十任总统加菲尔说他不想要鼓励年轻人「将精力投入在过去已死的年代中,应该要专注在当下时代寻求生命的启发与活力」。汽车大王福特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历史其实是无用的,它不过就是一些传统」。以上这些人的立场才是主流。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皇冠澳门赌场bgm|传播健康知识|日常生活健康|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81